全国服务热线:

农业无人机交战正酣,下一轮争夺焦点是撒播市场

来源: 发布日期:2019-06-13 09:08 浏览:

    近几年,我国农机市场整体遭遇困境,传统农机销售下滑,但无人机等新兴产品成为行业热点,吸引众多企业及人员参与到产业链的相关环节中,并且无人机技术不断成熟、功能不断拓展、需求热点不断被挖掘。

    植保无人机是高科技应用于农业的典型代表,充分说明现代农业能够和最新的信息、软件、航空、飞控、图像识别、自动导航等先进技术融合。但是,植保无人机仍是个应用在农业场景中的生产工具,其价值就是干出高质量的农活,同时购买者和投资者能得到理想的回报。

    植保无人机当前主要用在大田作物植保、统防统治作业方面,与很多传统农机一样,突出问题是功能单一、有效作业时间短,投资回报率低且回报时间长。

    相对于传统植保作业模式,效率是无人机最大的优势,其效率是地面植保机械的10~20倍,是人工作业的50~100倍,但是只具备一种作业功能,购买飞机的机手作业量有限,收入也有限,投资回报率低,严重影响了其可持续发展。

    解决的办法,一方面是不断拓展无人机作业场景,如果园植保、茶叶植保、棉花植保;另一方面是拓展使用场景,如下面要讨论的撒播作业市场。

    要实现这些应用,就要丰富无人机的功能,需要开发不同的作业属具,如播撒装置、喷粉装置、饲喂装置等。可以说,无人机的出路在于多功能化。

    无人机行业巨头转战播撒市场

    播撒市场,事实上包括两个细分子行业。一个是飞播市场,包括农业、林业,甚至渔业;另一个是飞撒市场,主要是撒肥,理论上可以撒化肥、有机肥、土肥,从形状上分可撒颗粒肥、粉状肥和液体肥,另外一个应用场景是撒鱼饲料。

    农业无人机的飞播和飞撒作业毫无疑问是两个巨大的蓝海市场。

    好机会当然会有人捷足先登,第一个吃螃蟹者是珠海羽人。这是一家老牌的农业无人机企业,是国内植保无人机的先行者和市场培育者,很多年前就推出了3WDM8-20型多功能无人机,其中的固体肥料播撒和种子播撒、粉剂喷撒等是其最大的卖点。

    珠海羽人也是在第一个提出无人机精量播种的公司,且推出了第一台5~10行精量播种无人机,目前正在全国范围内推广水稻精量播种,机具在不断完善中。

    这个巨大的市场,当然行业内的其他企业也在关注着并不断进入。

    大疆创新2018年推出了可选配播撒颗粒肥的播撒装置。2019年,极飞科技高调进入无人机播撒市场,5月,在湖北、陕西、四川等地区推广采用高速气流直播技术的全自主播撒无人机,主要是水稻直播,作业效率5.33hm2/h(80亩/h)左右,明显比地面植保机械高很多。

    可以预计,播撒无人机市场争夺战一触即发。下半年,或将有几十家中小品牌推出播撒无人机,农业植保无人机热点也将由植保转向播撒市场。

    播撒市场是比植保市场更大的蓝海

    对传统的播种机、撒肥机来说,播撒市场是个红海市场,竞争激烈程度不亚于拖拉机、联合收获机行业,并且市场上已经出现了寡头垄断,进入的机会成本非常高。但对无人机来说,播撒市场还是一个蓝海,速度和效率是其最大的优势。

    所谓的蓝海市场,一是市场空间足够大,二是市场竞争者不多,三是行业还没有进入成熟期,机会很多。

    当前进入无人机播撒领域的公司,在全球范围内也就是珠海羽人、大疆创新、极飞科技、北方天途等少数公司。播撒无人机技术目前还处于萌芽期,只有少数几款不是特别成熟的产品,远没有达到大面积推广和市场成熟的阶段,所以应该重视对市场空间和容量的预测。

    市场空间可以做一些简单的测算。首先看飞播作业,理论上所有的农作物都可以采取直播的方式,但考虑到产量、田间管理和后期收获等系统性的问题,也只有有限的农作物采用直播的方式,尤其是撒播的作物并不多。

    在北方很多地方仍采用人工撒播的方式,据了解,当前国内有30%的水稻采用直播和撒播。如果无人机飞播技术成熟,且被种植户接受,在水稻直播上,飞播理论比例应该能达到50%,也就是可能有超过1333.3万hm2(2亿亩)播种面积,作业市场规模30多亿元。

    与播种相比,肥料的飞撒市场空间更大。一是很多大田作物,底肥或生长期的追肥几乎百分百需要抛撒;二是在农作物生长季节,施肥是多频次的,如小麦至少两次,水稻至少3次;三是高浓缩肥、缓释肥、液压肥越来越多,这些肥料质量小、体积小,适合飞机作业。

    整体看,无人机飞播作业市场空间足够大,年作业市场规模100亿元左右,而飞撒作业是比飞播作业更大的市场,这两个市场加起来的体量和商业价值应该超过植保飞防市场,并且相对看,飞播和飞撒对机器的要求低,也更容易实现,所以,无人机播撒市场是典型的蓝海市场。

    无人机对传统播撒机具的影响

    生产工具促进生产力的发展,无人机在农业领域是新的生产工具,其最大的优势是速度和效率,而这是新生产工具替代旧生产工具的基础。用无人机做飞播和飞撒必然对传统播撒农机产生深远的影响,而这种影响可能是颠覆性的。

    最大的颠覆是从地面机械为王变成空中霸主。当前以拖拉机等为主要动力的农机主要是地面机械,农业种植要考虑地面机械的特性以及相应的农艺。而如果无人机普及以后,很多农业生产作业将以满足空中机器作业需求为主,空中机械的高效率决定其将取代大部分地面机器,成为新的主导者。

    其次是从燃油动力时代进入新能源时代。传统农机的动力主要是柴油机和汽油机,但空中机器考虑到经济性、轻量化和操控的方便性,主要以电池、氢气、太阳能、核燃油等新能源为主,这将引起农机行业的能源革命,地面机械也将受益。

    再次是颠覆现有的产业格局。当然主要是对传统播种机、撒肥机企业的冲击比较大,这是一种跨界的竞争,传统企业还击能力较小,只能找空中机械无法胜任的领域突围。因为在快速发展的时代,速度和效率是最大的竞争利器,而这恰恰是传统地面机械的短板。

    就像马云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说的,这是一个摧毁你,却与你无关的时代;这是一个跨界打劫你,你却无力反击的时代;这是一个你醒来太慢,干脆就不用醒来的时代;这是一个不是对手比你强,而是你根本连对手都不知道的时代。